Back to News

匆匆那年,版权不见:如何在影视版权纷争中玩转自己的IP?

高锖律师 北京大成(上海)律师事务所

在刚刚过去的2015年,国内影视产业异常火爆,原创IP的价值不断凸现出来,随之而来的是影视版权,特别是改编权纠纷不断,引起公众广泛热议,如《何以笙箫默》、《鬼吹灯》、《芈月传》都曾因改编权问题引起法律纠纷。观察这些纠纷案件,发现一个共性,即原本热门的原著小说经改编成影视剧后,其商业价值快速得到提升,为进一步开发其商业价值,影视制作方在前一次改编运营基础上又开始新一轮多层次的开发与运营,这里面就涉及各种形式的改编与利用,从而引发制作方与原创IP人双方利益的失衡,纠纷一触即发。
为何影视界频繁爆发改编权纠纷问题?我认为除了前面提及的经济利益失衡外,另一重要原因还在于影视界相关从业人员,包括原著作者、编剧、制作人,出品方等人员对原创IP在开发利用过程中的一系列行为的法律性质认识模糊,理解存在差异,进而导致合作协议约定不明,纠纷一起,双方各执一词。在众多改编权纠纷案件中,原创IP人似乎都遭遇权利失控的窘迫,借此,笔者结合《匆匆那年:好久不见》改编权纠纷案,来谈谈原创IP人如何在影视界守住自己的IP。

一、《匆匆那年:好久不见》改编权纠纷基本情况
近日,《匆匆那年》小说作者九夜茴与搜狐视频的剧本改编权之争再次引起行业的关注,根据媒体的披露,纠纷双方各自主张如下:

2015年12月27日晚,《匆匆那年》小说作者九夜茴在其微博发布声明,剑指搜狐视频侵权:“1.本人未授权任何机构或个人改编《匆匆那年》文字作品、影视作品之续集;2.搜狐视频应于本声明发出之时立 即停止在其网站上播放《匆匆那年:好久不见》,并公开致歉。否则本人将对上述侵权主体及相关责任人采取相应法律措施,以捍卫基本事实,维护原著作者的合法权益。”
随后,搜狐视频方面也于28日凌晨发布声明回应:“2012年4月5日,本公司与王晓頔(注:九夜茴本名)女士签署《电视剧改编权转让协议》(以下简称‘协议’),作者王晓頔已将小说《匆匆那年》之剧本改编权以及电视剧、网络剧改编权(以下统称 ‘小说改编权’)永久转让予本公司。协议约定,本公司有权根据小说改编的剧本摄制电视剧、网络剧,亦有权通过互联网、电视媒体、手机终端等多种渠道和媒体进行传播;本公司根据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剧本作品以及根据小说改编的电视剧、网络剧等作品,其著作权全部属本公司所有。为此,本公司的行为属于正当行使其合法享有的小说改编权及拍摄权。”

二、影视领域中IP人的痛点与无奈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九夜茴的声明,她主张的权利是“《匆匆那年》文字作品、影视作品之续集”,而非《匆匆那年》文字作品,而搜狐视频回应说自己从九夜茴受让获得了“小说《匆匆那年》之剧本改编权以及电视剧、网络剧改编权”。显然,搜狐视频强调自己获得了对小说《匆匆那年》的剧本改编权,其《匆匆那年:好久不见》就是对小说《匆匆那年》改编而来,故不存在侵权问题。
从法律上讲,搜狐视频的抗辩更为在理,因为改编权是著作权法中的财产性权利,可以转让,一经转让,受让人可以自由处分、利用受让的权利。既然搜狐视频通过转让的方式获得了永久性的改编权,那他自然可以对《匆匆那年》进行改编,法律并没有次数限制的规定。
反观《匆匆那年》小说原始权利人九夜茴的权利主张,则显得不尽如人意。这份声明中,九夜茴在主张“《匆匆那年》文字作品、影视作品之续集”的权利,我们可以理解,其主张的权利有三个:
一是《匆匆那年》文字作品的权利;
二是《匆匆那年》文字作品之续集的权利;
三是《匆匆那年》影视作品之续集的权利。
根据目前掌握的信息,《匆匆那年》文字作品之续集目前尚未创作完成,九夜茴暂无法主张著作权,在此不作讨论。关于另外两个权利,首先九夜茴对《匆匆那年》文字作品主张著作权是没有法律障碍的,那么要问的是,九夜茴对小说改编后的影视剧《匆匆那年》及其续集能否主张著作权?对此,我们有必要梳理下法律如何规定。
《著作权法》第十条第(十四)项规定:“改编权,即改变作品,创作出具有独创性的新作品的权利”;第十二条规定:“改编、翻译、注释、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其著作权由改编、翻译、注释、整理人享有,但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权”。
从前述条文来看,通过对原作品进行改编而产生的新作品,改编人享有著作权,也即搜狐视频经合法受让改编权对《匆匆那年》小说进行了改编,其对改编后获得的同名影视剧《匆匆那年》享有独立的著作权。通过这样的梳理可以看出,对于改编后获得的同名影视剧《匆匆那年》,搜狐视频是著作权人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既然是著作权人,那他自然有权在影视剧《匆匆那年》的基础上再进行改编,此改编并非对小说的二次改编。
有人会问,根据上述《著作权法》第十二条规定,改编人对改编作品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权,那九夜茴可否据此主张搜狐视频对影视剧《匆匆那年》进行改编时侵犯了其对小说《匆匆那年》原始著作权?答案是肯定的,这个维权思路是对的,但诉讼维权过程中相关举证异常困难。
综上分析可以看出,小说《匆匆那年》作者九夜茴如依据其对影视剧《匆匆那年》及其续集所享有的权利,指控搜狐视频侵权会面临权利基础缺失的风险;而直接依据小说《匆匆那年》原始著作权,指控搜狐视频侵权则又面临举证上的困难,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痛与无奈。

三、对原创IP人守住自己IP的几点建议
上面分析了原创IP人在对自己IP作品管理与运作过程中经常遭遇的痛点与无奈,下面笔者结合我国著作权法等相关法律规定,以及影视商业领域中的特点,对原创IP人如何在影视界守住自己的IP提如下三点建议:

第一、原创IP人对知识产权相关法律规定应当有所了解,特别要对原创IP在影视制作开发及利用过程中几种常见的权利相关法律规定要有较为深刻认识。
影视制作过程中主要涉及复制权、改编权,摄制权等权利,而在后期运营传播阶段主要涉及发行权、放映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等。改编权可谓是原创IP影视开发与后续利用的基础性权利,运用最为广泛,有必要对其法律定义准确把握。根据著作权法相关理论,著作权主要是通过控制作品的复制和传播来实现作品的价值,改编权的创设就是为了赋予著作权人通过控制他人未经许可对其作品进行改编的权利。改编权一经转让,著作权人则难以从源头上有效控制他人以改编的形式利用其作品,这也正是《匆匆那年》小说作者九夜茴面临的无奈。因此,原创IP人在做版权交易过程中,对交易权利内容要有个清楚的认识,比如说改编权的权利人控制什么行为,范围有多大等。
第二、原创IP人在处置IP作品时应对处置权利内容、方式及相应后果有一个较为全面的了解,并以此来设定版权交易条件,以全面保障自己的权利。
在对权利内容有了基本认识的情况下,对交易行为的法律性质也应当予以重视,比如是转让还是许可。如果是改编权转让,则意味着交易完成后,转让方失去对改编权的支配;如果是许可,则许可方并不失去对权利的控制,只是受到一定的限制,同时为了更好地控制自己的权利,权利人还有必要控制改编的形式、次数、许可期限等。在《匆匆那年》纠纷中,从搜狐视频声称的内容看,在《电视剧改编权转让协议》中,其不但通过转让的方式获得了《匆匆那年》改编权,而且还相应获得了诸如通过互联网、电视媒体、手机终端等多种渠道和媒体进行传播的权利,那么这些权利是否在交易中获得了充分对价?因为毕竟这些权利的许可或转让并不必然包含在《电视剧改编权转让协议》中。
第三、鉴于版权交易涉及到的法律问题比较专业而复杂,相关的法律概念往往不能凭生活经验望文生义,为避免事后的被动与无奈,建议原创IP人在运营自己的IP产品的整个过程中应当咨询专业人士,以期能从整体上为原创IP构筑一个立体的保护网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